足坛奇葩故事(18):像柏林联合这么又酷又仗义的俱乐部德国还有吗

加里-莱因克尔是近几十年来英格兰足坛的一个完美人物。他不但球技出众、长相英俊、身材完美,还在各种场合表现出了极高的智商和情商。可以说,莱因克尔就是贝克汉姆之前的英格兰万人迷。和贝克汉姆类似,莱因克尔自己也有一些奇怪的小迷信。在托特纳姆热刺效力时,虽然进球如麻,但总会遇到一段低谷期。每当莱因克尔在上半场没有进球的时候,他通常会更换一件新球衣来换个运气。后来,这种迷信变得愈发厉害。莱因克尔发现,理发是一个转运的好方法。于是,他的怪癖发展成,如果上半场没有进球,就在中场休息时当场理发。细心的球迷经常会发现,下半场出场的莱因克尔头发突然短了。

当年的罗伯特-巴乔是怎样的存在?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完全不能够理解。一个简单的例子告诉你他当时的影响力。当巴乔从佛罗伦萨转会至尤文图斯的时候,佛罗伦萨城内发生了骚乱事件。在当赛季意甲尤文图斯对阵佛罗伦萨的比赛中,巴乔在面对老东家时获得了一粒点球。据巴乔在自传里回忆,他当时面对这个点球完全不知所措,因为尤文图斯那时0-1落后。如果他把点球罚进,那么他无法给深爱的佛罗伦萨一个交代;如果他罚不进,会被人们认为是故意罚丢的。他又想了想,门将实在是太熟悉他了,这个点球不管进不进,他都会成为罪人。于是,巴乔拒绝主罚点球。愤怒的尤文主教练路易吉-麦弗雷迪当场将他换下。这个故事从另一个侧面也展示了九十年代意甲的火爆程度。

马德里竞技前主席热苏斯-吉尔是一个完全口不择言的老板。由于长期受到同城球队的全面压制,吉尔始终认为西班牙足协官员和裁判都在与他的球队为敌。在各种场合,吉尔经常语出惊人。在一次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吉尔再次认为裁判的判罚对马竞不利。他对媒体说:“这帮裁判就是裁判界的黑手党。这场比赛完全被裁判干扰了。他们就是皮条客,把我们俱乐部当作。”在另一个场合,吉尔还表示:“这帮裁判就是一群基佬,他们在休息室里群P之后还要到场上来搞我们的球员。”西班牙足协对吉尔忍无可忍,最终判罚他禁止从事足球相关工作8个月。西班牙足协发言人称:“吉尔的言论是西班牙体坛语言暴力的最坏典型。”

1993年的联赛杯决赛中,阿森纳在温布利以2-1战胜谢周三队。很少为枪手进球的史蒂夫-莫罗攻进了制胜球。在终场哨声响起的一刻,队长托尼-亚当斯打算将莫罗举过头顶,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庆祝胜利。但这一举,就把莫罗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当阿森纳将士们戴着奖牌在场内欢庆冠军的时候,进球功臣莫罗正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一个月后,当阿森纳再次在温布利参加足总杯决赛的开赛前,英足总特地为莫罗一个人举办了联赛杯奖牌的颁奖仪式。有趣的是,这次阿森纳在足总杯决赛的对手又是谢周三。

2006年,一次在尼日利亚的缉毒事件牵出了一个关于印度足坛的故事。一名毒贩在尼日利亚警方的控制下,交待了自己的犯案动机,竟然是为了能够参加印超联赛。他向警察局表示,印超浦那城俱乐部的高层告诉他,如果能够从尼日利亚搞来500克高纯度,俱乐部就会给他一个试训的机会。于是这名心怀梦想的球员返回祖国,为俱乐部深入虎口贩毒。当然,这只是毒贩的一面之词,如果这些完全是毒贩瞎编乱造的,那么印超浦那城队就是完全躺枪了。

无论任何媒体评选英超的十大或者百大经典瞬间,“国王”坎通纳在1995年的功夫飞脚都永远排名第一。在曼联对阵水晶宫的比赛中,水晶宫后卫理查德-肖幽灵般地对法国人时刻不离。怒不可遏地坎通纳对肖进行了肢体攻击,被裁判判罚犯规。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坎通纳彻底爆发,对坐在广告板后、百般侮辱嘲弄的水晶宫球迷马修-西蒙斯飞起一脚,直接揣在对方身上。紧接着,坎通纳一记重拳打在了西蒙斯脸上。英足总对坎通纳处以10个月的禁赛(这种动作估计会让中超很难办)。由于涉及了刑事案件,坎通纳还遭到了法庭的传唤,被判在禁赛期内进行社区劳动。

关注欧洲足球的球迷很容易听到法罗群岛的名字。这个国家由许多岛屿组成,人口只有48000人,位于冰岛和挪威之间。1988年,法罗群岛正式加盟国际足联,参加欧洲区的比赛。当然,由于这是一支由业余球员组成的鱼腩部队,在欧洲杯预选赛上长期当送分童子。1990年的欧洲杯预选赛上,奥地利成为法罗群岛国际比赛首胜的牺牲品。奥地利客场出战,虽然说是客场,其实这场比赛在瑞典举行,因为法罗群岛境内并没有合格的足球场。木材商人托基尔-尼尔森的进球让法罗群岛国家队历史上第一次获得胜利。

柏林联合队被德国媒体评为“最酷的俱乐部”并不是没有原因。在他们的经营理念中,球队的球迷会员就是上帝。不仅如此,柏林联合的办事风格非常仗义,让许多兄弟俱乐部感激不尽。此前,法兰克福队在官网上组织了一次拍卖,竞标最高的球迷可以在球队对阵柏林联合的比赛中坐在俱乐部替补席上,与心目中的球星一起零距离观看球赛。一位名叫曼弗雷德-阿德尔曼的法兰克福球迷从上千个竞标中脱颖而出,以2000欧元的价格拍下了这次体验机会。然而,德国足协将这次活动叫停。他们认为替补席上只能坐15个人,除非法兰克福能够出让一个替补球员的名额。面对足协的压力,法兰克福只好作罢,将竞款退还给了阿德尔曼。这时,垂头丧气的阿德尔曼竟然收到了对手柏林联合的电话。在得知这件事情后,作为东道主同时作为对手,柏林联合免费赠送了阿德尔曼一张比赛的VIP门票,邀请他在包厢中观看比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